新碶:“草根和事佬”善解烦心事
发表日期:2018-05-17 12:08:01  阅读次数:  来源:新碶街道  字体:【

  凭着一张“婆婆嘴”,揣着一颗“豆腐心”,让矛盾双方由“出手干仗”变得“握手言和”、由“怒目相对”变得“和谐相处”,让人们懂法、守法、用法……“草根和事佬”的作用不容小觑。

  一直以来,草根调解经常在邻里矛盾、婚姻家庭等普通民事纠纷的解决中发挥着积极作用。近年来,随着村企、劳资、租房、环境等各种矛盾的凸显叠加,传统的草根调解也发生着喜人变化:越来越多法律、心理学等专业人士参与到民间调解组织中来,草根和事佬热衷普法、传播正能量,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了。

20180516d1aa1f9990ce4ce589b7f325ec2cfe82_副本.jpg

秦广成和胡鹏工作近照

  “以外调外”,打开百姓“心锁”

  “都是外来打工者,你们当‘老娘舅’,肯定不会偏袒本地人,我们放心。”在调解新老市民纠纷的过程中,新北仑人秦广成和胡鹏经常听到这样的话。

  在新碶街道高塘社区,外来务工人员总数超过3万人。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市民与本地市民在语言、行为习惯和观念等方面有明显差异,矛盾冲突在所难免。好在,社区有个以新北仑人为主的和谐促进会,协会负责人秦广成和胡鹏是社区里的“名人”,左邻右舍一有家长里短,隔壁商户一有磕磕碰碰,大家都爱找二位说道说道。

  “头几年,新老市民的矛盾挺激烈,房东和租户因为‘吃不吃辣’这点小事儿也能闹得不可开交。在新高塘人的晚会上,我们还专门根据这个调解案例编排了一个小品,给大家提个醒儿。”

  老娘舅秦广成告诉记者,如今,本地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关系日益融洽,大的矛盾纠纷明显少了。只是到了年底,务工人员要回老家,偶尔会有几个租户走后失联数月,光占着房子不交租,这种时候他们就有责任帮居民分忧。

  “出租房纠纷已经缩减到了每年三四十起。每碰到这种情况,我们会联合片区警察、村干部一起为房东做见证,打开房门帮租户整理好物品,列出清单并为其保存3个月。”处理起这类纠纷,秦广成和胡鹏已经“轻车熟路”,为此,他们还建议每个村自制起草出租协议。

  房屋出租到期,租户不交钥匙,房东怎么办?租客无故失联,物品怎么处理?……这些房屋出租常见的疑难问题都能在协议中找到解决办法。“我们社区有7个行政村,每个村都有法律顾问。我们根据多起矛盾纠纷处理中总结出的经验,给村里建议,使得租房协议不断更新、完善。”秦广成说,现在老百姓更愿意签租房协议了,相信出租房矛盾会越来越少。

  “原来是有矛盾了我们去调解,现在是我们发动群众,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。”和谐商户协会会长胡鹏告诉记者。辖区内商户多,主要集中在正大路、老街、富春江路、天目山路等路段。“登记在册的126家商户都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,一有问题就摊开讲,闹不起来。大家比卫生、比绿化、比秩序,一个比一个好。”

  此外,在高塘社区的7个行政村里,每个村民小组里都设有5-6个信息联络员。一有乱充煤气、传销等苗头,和谐促进会都能掌握第一手消息。

  矛盾少了,百姓也乐了。自从有了“老娘舅”,家庭内、邻里间、社会上,和谐相处的气息日渐浓厚。“前些年我们经常忙着处理一些纠纷,近两年来,矛盾少了,我们有更多时间为辖区内居民组织各种活动,比如优秀房客的评比,优秀商户、优秀新高塘人的表彰,登山、拔河比赛等。”说起这几年的变化,秦广成和胡鹏笑得开怀。

201805160fadde593b8c4d60809bd7a263bf6730_副本.jpg

汤月祥给记者讲解他亲手绘制的地图

  “草根+专家”,没有解不开的结

  在小港街道枫林社区,“老汤调解室”是邻里、企业闹纠纷时常去说理的地儿。今年56岁的老娘舅汤月祥,人称“汤师傅”,是调解室的骨干人员。

  据了解,枫林社区是一个村、企、居混合型社区,很多农村矛盾、纠纷情况复杂,纯粹靠走法律程序并不能完全解决实际问题,这时候让“老娘舅”出面往往能事半功倍。

  东岗碶新村是一个异地安置拆迁小区,刚入住时,公共用地、环境安全、装修租赁等纠纷不断。“在楼道里停放电动车、把绿化带改成菜地、楼上卫生间漏水……这些矛盾中,有的要按照农村的‘套路’办,有的要按照城里的‘套路’办。”凭借人缘广、威望高、经验足、善于穿针引线的优势,汤月祥在短时间内将安置区的居民安抚得妥妥帖帖。

  由于辖区内企业众多,汤月祥常会遇到各类企业与职工的矛盾纠纷,这些矛盾往往比邻里纠纷更棘手,处理不好会危及职工的基本利益,也会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。

  有这样一起工伤纠纷:一名企业新职工,上岗第5天左手指就被车间内的排风扇砍伤,工伤认定为十级伤残,职工家属扬言要打官司。企业主管找到了汤月祥,汤月祥赶紧让其调来监控,发现是职工在未及时切断电源情况下随手搬移排风扇所致,排除了“敲诈”嫌疑。

  汤月祥表示,涉及到此类重大企业劳资纠纷时,光靠“情理”还不够,随着群众法治意识的增强,专业化、法治化的言语,在调解过程中更容易让人信服。“这时候调解室往往会申请街道劳动争议调解中心介入,以确保案结事了人和。”

  “专业人士组成的专家库,将为疑难纠纷提供更大的智力支持。”枫林社区书记金胜男补充道,除了本地老娘舅,“老汤调解室”还邀请了宁波市东港法律服务所的专职法律工作者开展业务培训,定期进企业讲解一些鲜活、真实的案例,为企业打好预防针。与此同时,提高草根调解员的个人业务水平,提升调解成功率。

  “小港街道有38个行政村、9个社区,碰到重大、疑难案件,都会专职法律工作者的参与率都很高。”贺迪娜是宁波市东港法律服务所主任,作为一名拥有20年基层工作经验的专职法律工作者,她表示,这么多年来他们与“老娘舅”优势互补、信息共享,合作得很愉快。

  贺迪娜告诉记者,老娘舅在法律知识的准确度上可能稍逊一些,但是在小范围内,老娘舅有着人熟、地熟、情况熟的优势。“我们给老娘舅提供法律知识的支撑,老娘舅向我们传递第一手社情民意,调解成功率大大提高了。”

  此外,专职法律工作者还是基层的“法律宣传员”。贺迪娜告诉记者,他们会定期给老娘舅培训,也会定期进行老年人、校园人身损害、家庭维权等主题的普法宣传。

  “草根”给力,让矛盾“软着陆”

  有些矛盾,算不上大,可一旦处理不好,轻则致双方关系剑拔弩张,少不了要你来我往唇枪舌剑;重则一纸诉状,法庭上“兵戎相见”,结果反目成仇。这时候,如果有个“和事佬”居中调和调和,说你几句,说他几句,给双方都找个台阶下,说不定一顿饭的工夫,就能让双方握手言欢、重归于好。

  除了前面提到的“老娘舅”们,一些“大阿姨”在矛盾纠纷处理中同样给力,而且有时比“老娘舅”更具亲和力。

  “只要是王阿姨在调解,我就信服。”这句话,在大碶街道太白社区,比任何牌子都响亮。这位被群众亲热地唤作“王阿姨”的和事佬,是太白社区的“名人”。自从2014年年初“王玲玲调解工作室”成立以来,她以国家的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为依据,总结出化解邻里纠纷的很多“秘籍”,平息了一个又一个矛盾纠纷。

  在春晓街道昆亭村,“刘姥姥评议团”妇孺皆知,村民还给这些“调解大使”编了一段顺口溜:村里有个刘姥姥,调解矛盾办法好,哪里发生小纠纷,以理服人“讲大道”:夫妻呒没隔夜仇,家庭和睦笑声高,邻里团结勿争吵,和气生财运道好。团长刘明珠说,“刘姥姥评议团”就是一个温情的平台,出现小疙瘩、小纠纷,只要有人润滑一下,事情就过去了,家庭就和美了,社会就和谐了。

  多一些调解,就少一些矛盾。据了解,我区积极扶持民间调解组织发展。截至目前,全区已陆续成立戚家山街道“戚家大阿嫂”妇女调解社、大碶街道九峰山社区“老娘舅”理事会、柴桥街道芦北社区“老舅妈”和事小组、霞浦街道“庄大姐”调解工作站、春晓镇慈岙村“丁阿姨”调解工作室等多个民间调解工作室。各工作室以老党员、老干部、老教师为主力,有效整合了民间志愿调解资源,得到基层群众的普遍认可和欢迎,各工作室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平均达到98%以上。

  • E-mail:
背景颜色: